成都行政学院副院长王苹教授应全球中国研究院的邀请赴英学术访问

        2018年9月11-14日,成都行政学院副院长王苹教授应全球中国研究院的邀请,于9月11日深夜抵达伦敦,做了为期三天的短暂的学术交流与访问兼及市政文化考察。9月12日,王院长参加了在伦敦国王学院举办的2018年英国汉学研究协会年会。大会开幕式由主办单位伦敦国王学院中国研究院副院长Charlotte Goodburn博士致辞,她全面介绍了伦敦国王学院中国研究相关的历史,并代表该院院长凯瑞布朗(Kerry Brown)教授对参加本次大会的国内外学者、专家和学生表示热烈的欢迎。

       上图为第一场大会主旨演讲,于12日由英国汉学协会会长、伯明翰大学历史学系史怀梅(Naomi Standen)教授主持,BBC前中国新闻总编郭艾莉(Carrie Gracie) 女士发表主旨演讲,其主要内容是围绕国内外新闻界如何“讲好中国故事”的问题分享她的体验。她认为,中国有很多记者(journalists),但很少新闻学(journalism)。关于journalism的理解应该是中国比较研究的一个重要课题。下图为全球中国研究院实习研究人员、伦敦大学学院研究生张育源在会上就中西方新闻学(journalism)在报道中的实践提问。   
       之后是召开分组会议。王院长参加分会的主题是:“成都转文化合作 - 天府文化与文明”。由全球中国研究院院长常向群教授主持会议。王院长发言的题目是“一带一路”背景下:中国成都‘天府文化’的‘转文化’合作的实践研究。她分析了天府文化具有“创新性、包容性、开放性”的鲜明特点;解读了“天府文化”中的四个转文化案例:“南方丝绸之路”,“摩诃池”,“蓉欧快铁”和中国“大熊猫”;归纳了“天府文化” 的四点启示:“促进了南方丝绸之路的转文化合作实践、历史文化回望多远就能走多远、推动成都天府文化走出去、加强丝路文化与天府文化的国际比较和合作研究”。第二篇与成都行政学院副教授赵书博士合作的论文题目是:成都历史文化传承与文明演绎。包括两大部分:“包容性与移民文化的融合”(如移民文化、客家文化、川菜文化和包容文化);“开放性与文化的交流传播”(如丝路文化、蜀锦文化、诗歌文化、音乐艺术和川剧文化)。王院长的演讲,全程由全球中国研究院副院长英格丽·克兰菲尔德(Ingrid Cranfield)女士作了十分精准、专业的精彩翻译。与会者非常感兴趣,认为这两个发言全面系统地概括了“天府文化”,大量的图片形象生动地展示了“天府文化”与转文化的关系。        左上图:讲座中;右上和右下图:王院长讲演并向全球在中国研究院的两位院长赠送“天府文化”文创纪念品书签等并合影留念。左下图为部分参会者,自左至右:张育源;全球中国研究院实习生、浙江传媒学院研究生庞丹妮;伦敦国王学院中国研究院访问学者、武汉大学金伟教授;常向群、王苹、 英格丽、全球中国研究院翻译韩志豪博士,全球中国研究院志愿研究人员、威斯敏斯特大学研究生陈诚女士。谢谢后两位帮助翻译讲稿。   
       王院长还参加了大会在当天傍晚举办的学术沙龙招待会。会上,《英国汉学协会期刊》(JBACS)主编、诺丁汉大学社会学与社会政策学院副教授Sarah Dauncey博士介绍交流了他们获奖论文的感受与体会。       

        招待会是在伦敦国王学院新楼、原BBC总部大楼举办的。会后,全球中国研究院同事和同学们与王院长在此合影留念。

        之后,全球中国研究院的同事和同学们与王院长一起到Coal Hole晚餐聚叙并做了相关学术讨论交流的学术少龙活动,同时体验了英国酒吧餐饮文化。伦敦国王学院附近各种剧院云集,人们在看剧前基本上在附近就餐。英格丽向大家介绍,在我们的小包间内的墙上有一段文字说明和几张画。表现的是介绍了在上个世纪初,莎士比亚剧社的演员们的夫人们禁止他们的先生们在家里洗澡时大声说唱,于是他们创办了这个酒吧。

        9月13日,举办了第二场主旨发言,由伦敦国王学院中国研究院讲师Konstantinos Tsimonis博士主持,加拿大西蒙弗雷泽大学人类学副教授 Jie Yang博士发表了演讲, 介绍了她对中国的“官心病”从人类学、社会学、文化研究、心理学等跨学科的研究的成果,引起热烈的讨论和不同的反响。

       之后照例是分组会议。下图小组主题是“现代的曙光:中与西方的文化交流”,由Charlotte Goodburn博士主持。发言者自左至右:McGEE, Nick,HUANG, Yun和JANSEN, Thomas。发言顺序和题目分别是:威尔士大学圣三一大学Thomas Jansen教授,“关于基督教的精神利益”:李提摩太(Timothy Richard,1845-1919)的神学与中国的现代化”;英国斯特拉斯克莱德大学博士生黄云:“沉重的包袱——中国参与1924-1925日内瓦鸦片会议及其影响”;加拿大多伦多大学博士生Nicholas McGee:主体制度之间的冲突与异化:中国清朝时期 ‘英中 ’问题”。        下图为《亚洲图书评论》(Asian Review of Books)主编、《白银之路:中国,西属美洲与全球化的诞生,1565-1815》(The Silver Way: China, Spanish America and the Birth of Globalisation, 1565–1815, by Peter GORDON)作者彼得·戈登先生发言,他回顾“白银之路”的历史,把它的过去与“丝绸之路”联系起来,还总结了“美元讲西班牙语”时起可能的经济教训。进而延伸到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相关性,帮助我们了解天的中国以及拉丁美洲在全球中角色。

        下图为澳大利亚悉尼大学荣休教授伊万·肯尼迪(Ivan KENNEDY)教授在发言中,其题目是“北京人:意味着人是什么——从过去到未来”。他介绍了北京周口店发掘的北京猿人的未解之谜,如它在人类进化传奇中的合法地位,及最近基于人类基因组学的证据;所有特定的人类基因是否真的来自非洲?政治经济学和新技术的人类学要素在传奇中的作用量子行动理论在智力进化过程中的作用。人类在人类进化的成功和失败中的选择有多重要?德日进(Teilhard)对通过互联网实现主导地球生物圈的聚合多学科无界的敏锐预测正在实现;智慧和道德选择在确保人类的长远未来方面有何作用,以及如何实现这一目标?他希望,到2029年,北京猿人发现100周年时会出现一些有价值的成果。

       会议期间,王院长充分利用会议间歇时间与众多学者们做交流。上左图与Charlotte Goodburn博士;上右图与《亚洲事务》杂志主编邓肯·巴特利特(Duncan Bartlett);下左图与在英国短期访问、顺便参加本会的成都籍南开大学社会建设与管理研究院院长、社会工作与社会政策系主任关信平教授;下右图与诺丁汉大学张晓玲教授,她在“电子中国:从网络治理到电子商务”小组的发言题目是“中国不断发展的公共外交:数字外交案例”。

        期间,王院长还实地考察了伦敦知名文创产业。到Strand theatre剧院,观看了著名的音乐剧Mamma Mia!(《妈妈咪呀》),该剧已在此演出了240多场。在观剧的整个过程中,观众很文明,完全不使用手机和相机,也没有任何交头接耳,完全沉醉在剧情中、台上台下始终融为一体,演员身心投入、极具现场感染力,演出质量很高、效果极好。演出结束后观众们的掌声经久不息,演员来回多次谢幕,特别感人和感动以及震撼,也很有文化艺术氛围和品位。

       右上图在大会唐人街的晚宴前与两位英国学者交流,他们分别是:诺丁汉大学副教授傅洛达(Andreas Fulda)博士,他是“中国相关研究和参与活动的筹款问题工作坊”主讲之一(另一位主讲是曼彻斯特大学中国研究院院长葛小伟Peter Hays Gries教授)。右边站立着是曼彻斯特大学讲师Gregory Scott博士。 右下图左一为美国普林西皮亚学院(Principia College)Bradley Stock教授,他在“国际关系与中国:概念,冲突,案例”分会做了题为“兼容核心:“根本价值”与增强美中关系中的和谐”。

       9月14日,会议继续举行。上午,在“教育与社会视野下的教学”分会的发言者包括爱丁堡大学社会学系博士生Wang Canglong,通过自我约束/ 克己治理情绪技术:学生如何通过儒家的自主学习者的经典自我修养?(因事未到);伦敦国王学院中文部负责人周鸿芬教师首先做了“ 跨越边界:中国语文教育中的跨文化”发言;全球中国研究院院长、常向群教授发言的题目是“中国社会科学全球化——案例简介”。引起了与会者的兴趣和讨论。此分会由本次大会筹委会负责人、伦敦国王学院中国研究院教师Igor Rogelja博士主持。左上图:常向群教授发言;右上图:王院长与Igor Rogelja博士;左下图:关信平教授提问;右下图:部分与会者。
     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常院长在介绍全球中国研究院生产全球公共产品(global public goods)时同时出示相应的期刊、文集和系列丛书(下左图),进而解释它们作为全球公益(global public good)造福全球社会。2018年正值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常院长于1992年出版的《马克思主义社会学论稿》的更新版也隆重推出(下右图)。会后,她就此书向王院长和在场的专家学者做了简单的介绍。

 上图自左至右:常向群、俄国教学水平的中心中文部主任Vladislav Kruglov、Bradley Stock、王苹。下图:与会者合影。自左至右:xxx、Vladislav Kruglov、Igor Rogelja、周鸿芬、关信平夫妇、常向群、王苹、Bradley Stock、金伟、张育源、陈诚。

       14日下午,王院长结束了伦敦的访问,前往机场回成都。

        王院长在英出访期间,虽然时间很短暂,但在常院长的精心精细策划和有力带领下、在全球研究院团队的高效运转下,每天的内容都非常丰富。王院长使用当地交通卡奔波不断、早出晚归,对英国的著名的大学、研究机构、文创产业、历史文化街区、文博艺术图书物、文化地标、城市公园、交通出行等等也进行了实地考察借鉴学习。

 左上图为常院长在地铁里向王院长介绍这几天的安排;右上图为常院长指着伦敦地铁图和广告向王院长介绍伦敦的交通和文化。

        会议期间王院长访问了在周边的几所大学,左上图:伦敦国王学院、右上图:伦敦经济学院(自左至右:庞丹妮、王苹、常向群、陈诚)、左下图:伦敦大学学院(自左至右:庞丹妮、王苹、金伟、陈诚)、右下图:伦敦大学亚非学院。

    上图为与韩志豪博士参观大英图书馆

        英国虽然少有高铁,但是各种交通网遍布各地,非常便捷。根据王院长的观察, 从伦敦南部盖特威克机场到坐落于伦敦西北的全球中国研究院客房,有120多公里,乘火车(左上图)过来中间只要转一次,全程1小时多一点。伦敦是世界上的地铁发源地,它是人们出行最常用的交通工具。每天上下班的时候,都可以看见人们急匆匆的健步往前走,人们乘坐扶梯时都会靠右站立,给更忙的人留出左边通道(右上图);随处可见排队,出行非常有序,地铁里永远会等下车的人下完最后一个时才一个一个有序上车,地铁和公交车上除部分看手机外、看报和读书的人也很多;购物、办事、红路灯口时自行车和汽车都会排队等候。

        王院长对伦敦公交尤其感兴趣。在伦敦市参观,随时可以登上任何公交车代步(左下图)。伦敦街头的红色双层巴士不仅是英国公共交通领域的象征,也成为英国文化符号被人熟知。红色双层巴士是专为伦敦设计的交通工具,由英国AEC公司及伦敦运输局合作设计完成。最早于1954年公开亮相,并于1956年正式开始投入使用。伦敦历史悠久,街道狭窄拥挤,当时的主力公共交通工具有轨电车显得过于臃肿,双层巴士问世后,以轻巧的车身和革命性的设计迅速取代使用多年的电车,并获得人们喜爱。人们还为它起了一个很霸气的名字--“马路主人”,也简称 “路霸”。据统计,在1956年至1968年间,共有2760辆双层巴士投入使用,至于为什么要选择红色作为车身颜色,或许是因为伦敦大多时候是灰蒙蒙的,红色比较格外亮眼吧,如今,红色已经成为伦敦的标志色,这大概是当时巴士设计师没有想到的。

        延泰晤士河畔建城的伦敦,在几大著名景点沿岸可以乘轮渡欣赏,也可以以此作为交通工具,右下图是在船上看到的圣保罗大教堂,可以步行通过千禧桥到对岸的泰特现代美术馆和莎士比亚剧院(右上下图)。

        以上是莎士比亚剧院及其相关纪念品、还有著名的伦敦塔桥及其后现代建筑地标,以及文创街一景(Covent garden)。

       王院长对伦敦的绿地印象深刻。伦敦好像走两步就是一个公园,而且伦敦这样一个寸土寸金的地方政府似乎对于公园内草坪的面积一点也不吝啬。路边的路灯会设计一圈精致的花,房屋的建设往往精致美观,不讲求“满”而讲求“少即是多”。绿化面积极大,不管是在市中心还是郊区,大片的庄园、草原、花园、公园随处可见。伦敦的印象鲜明、国际化的著名文化地标物非常多,包括哥特式风格的教堂、空中花园、牧场、大草坪等。        以上自上而下,自左至右分别为海德公园(Hyde Park)、摄政公园(Regents Park)、库珀社区花园、(Culpeper Community Garden)、威斯敏斯特教堂的花园(Westminster Abbey Garden)、邱园(Kew Gardens)和水公园(Water garden)。

        上图为与常向群院长和她的儿子常诚以及庞丹妮一起用餐,感受英国的家庭氛围和文化。还探讨了英国幼儿、中小学教育的一些先进理念和典型做法。如,所有的孩子在三岁上幼儿园起就开始参与不同的项目(projects)。四岁学前班时就参与各种表演,每人都有机会扮演大小不一的角色,哪怕是扮演星星和树叶,他们也非常认真地投入。五岁上小学后每人都有机会轮流当班长,班长的工作就是执行班规,同学都要遵守班规而不是服从某个人。论到自己当班长有机会从另一个角度体验其他同学如何服从班规。平等自律的精神和参与管理的能力就这样从小一点一滴的习惯成自然了。